潘君骅:“光學全才”聚焦星空,從業余愛好者到專業研究者

近日,蘇州大學收到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小行星命名委員會發來的賀電,祝賀國際編號爲216331號小行星被命名爲“潘君骅星”。由于小行星命名的嚴肅性、唯一性和永久不可更改性,使得能夠獲得小行星命名成爲世界公認的一項殊榮。這顆以潘君骅命名的小行星是爲了表彰這位中國著名光學專家、中國工程院院士長期在應用光學研究領域做出的巨大貢獻。

潘君骅星国际命名公报2019年4月6日-编号216331.jpg

在蘇大天賜莊校區現代光學研究所三樓的一間辦公室裏,記者見到了潘君骅院士。89歲的他正端坐在電腦前敲打鍵盤,爲兩周後的一場報告會准備講課課件。堅持每個工作日都來到所在的蘇大光電科學與工程學院,用一個上午的時間處理各種事務,這已成爲潘君骅院士多年來的工作習慣。“太意外了,根本沒想到!”談及獲得小行星的命名,潘君骅院士表示有些意外,但也感到非常高興,因爲發現這顆“潘君骅星”的近地天體望遠鏡,正是由于他的大力技術支持才完成的。

潘君骅院士收到“潘君骅星”命名公报.JPG

左一爲潘君骅院士

和天文結緣,興趣是最好的老師

1930年,祖籍江蘇常州的潘君骅院士出生于上海吳淞,1952年從清華大學機械工程系畢業。“我在上大學時參加了一些天文社團的學習活動,對天文和天文儀器充滿興趣,從那時起就開始癡迷天文望遠鏡。”潘君骅院士說,在之後的工作中由于興趣的主導,他主動鑽研並積累了更多與天文儀器相關的知識,于是就從一個業余愛好者逐漸變成了專業研究者。

1956年,潘君骅赴前蘇聯科學院列甯格勒普爾科沃天文台攻讀研究生,師從著名的光學大師馬克蘇托夫通訊院士,學習天文光學。“在國外的那段日子,整個人就想著要像海綿一樣,盡可能地吸收知識養分,期盼著學成回國後爲國家效力。”留學期間,潘君骅刻苦學習,不僅系統學習了專業知識,也掌握了很多天文光學儀器制造、設計和檢驗等相關的技術,這爲回國後研制中國大型望遠鏡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

潘君骅(右)在國外留學

四年後,潘君骅完成了以《望遠鏡的副鏡及其面形檢驗的光學方案》爲題的畢業論文,並得到了導師的高度認可。馬克蘇托夫院士在畢業鑒定評語裏寫道:“潘君骅畢業論文的研究結果,提供了一個新的、更適合于制造望遠鏡副鏡的工藝方法。它將被我們用于制造大望遠鏡,特別是口徑爲6米的望遠鏡的制造上。”馬克蘇托夫說,指導潘君骅這樣的學生,讓他感到愉悅和滿足。這些話語,讓當時的潘君骅備受感動和鼓舞,也堅定了他選擇天文光學科研道路的決心。

“興趣是最好的老師,因爲喜愛,所以去不斷鑽研。”憑借著勤奮和執著,潘君骅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到了學術頂端,在光學設計、光學檢測與加工等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詣。長春光機所的韓昌元研究員說:他有一篇兩鏡系統設計論文,無論在天文、光學,還是在空間領域,都是經典之作,被廣泛引用,從非球面來說,用潘君骅院士的解析方法,就能夠算出基本參數,不用計算機優化便能得到接近最優結果。

光學全才,既專注于理論學習又注重實踐

回國工作以後,潘君骅在天文光學儀器研制領域默默耕耘,專注于學習和實踐,做了許多基礎性的工作。在中國科學院長春光學精密機械研究所工作時,他給同事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:學習非常刻苦,所有的時間都用在研究上,有一點機會就抓緊學習,學習是他的一個優勢。“很多是基礎性工作,但是在這個領域不可或缺,甚至有些工作可能在當時因無法衡量其價值而被忽視。”潘君骅回憶說。

當然,做研究僅靠學習是不夠的,尤其是天文光學這個領域的研究,大量的研究工作要靠實踐,靠實踐中的累積,無數次實驗失敗的基礎上,才能達到預期目標,才能成功。雖然潘君骅心無旁骛,但並不是一個“書呆子”,他樂于實踐,喜歡動手操作來解決實際問題。“要想制作比較精密的光學儀器,光學檢測方法很重要。當時由于缺乏相關儀器設備,需要我們自己做。”爲了解決實際問題,潘君骅常常自己想辦法設計儀器,他的很多光學檢測系統都是自己設計出來的,這也讓光學檢測成爲了他的強項。至今,在他的實驗室裏,有很多設備都是根據實驗要求自己設計出來的,全世界獨一無二。

憑借著多年的鑽研積累,潘君骅在光學工藝、檢測、設計等各個方面都很精通。被稱爲“中國光學之父”的王大珩曾說,潘君骅是最具有工程概念的光學專家。從事應用光學、光學工程,要有工程概念,所謂工程概念就是說他設計的東西,不僅考慮到怎樣設計,而且也考慮到根據當時加工制造水平能否做出來、能否實現它。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國家重點攻關2.16米望遠鏡,在216工程這個項目上,潘君骅的“光學全才”得到了充分體現。

大型光學天文望遠鏡設計與制造中的技術困難非常大,作爲該項目技術總體組組長,潘君骅在項目的實施和完成中做出了重要貢獻,工程項目開展過程中出現過不少難辦事件,大到廠內安裝調試望遠鏡的場地和實施問題;小到副鏡調焦試驗時,電機反常轉動,造成部件損壞的原因等都是他親臨一線解決的。

國內裝調2.16米這麽大的望遠鏡還是第一次,潘君骅不顧20多米高的行車頂部的狹小空間,一連很多天匍匐在行車頂部尋找可以安放光學調試儀器的位置。這台2.16米的望遠鏡,當時是全中國乃至亞洲最大的天文望遠鏡。這台望遠鏡在1997年榮獲了中科院科技進步一等獎,1998年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。不過,讓潘君骅最感到自豪與欣慰的是,這台望遠鏡至今仍排滿了觀測任務,“它天天都對准著浩瀚的星空。”

1989年2.16米望遠鏡運送到北京天文台興隆站後潘君骅(中排右一)与研究人员在圆顶室内合影.jpg

19892.16米望遠鏡運送到北京天文台興隆站後
潘君骅(中排右一)與研究人員在圓頂室內合影

只要是國家需要的,都要盡責去做

2.16米望遠鏡並非潘君骅工作的全部。他還負責航天部508所資源一號衛星的主光學系統加工、檢測;設計制造總參二部所需的偵察光學系統;爲不少單位研制了很多當時認爲很難做的離軸平行光管。2000年,潘君骅來到蘇大,在20032004年,他發現了一個新的望遠鏡系統,稱之爲“泛卡塞格林系統”,有很大優越性,小口徑的可作爲科暜望遠鏡,大口徑的可作爲專業用。

從還是熱血青春的研究生,到如今已是兩鬓斑白的前輩長者,潘君骅院士 60多年的光陰全部奉獻給了自己所熱愛的光學事業。在他身上,老一輩科學家潛心治學、淡薄名利的品德特征十分明顯。說到專業問題,他侃侃而談,但是說到工作貢獻,卻總是提及別人的功勞、團隊的貢獻。即便是2.16米望遠鏡項目這樣重要的科研成果,他也一直說這是個大工程,是很多人共同努力的成果。

潘君骅非常平易近人,和周圍的同事、師生都很親近,經常在科研第一線爲大家答疑解惑。在他看來,做工程不能紙上談兵,要特別注重動手能力。因此,他經常去生産第一線,自己設計的光學儀器常常親自動手加工,遇到有工人向他請教,他也都耐心地一一解答。無論是年輕時,還是到80歲以後,潘君骅都堅持凡事親力親爲,不當甩手掌櫃。

“他幫助別人解決技術問題,問題的解決對需要的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,可以不計成本。潘老師完全可以通過這種方式去掙很多的錢,但是他不這麽做,他要求的經費總是非常非常少,基本上就是一個成本價,他享受的是解決問題的樂趣而不是掙錢。這是他的個人特點,也能看出一個人的人品。”他的學生如是說。在潘君骅看來,只要是國家需要的,不管是哪個單位的事情,都會盡責去做,不計回報,不計個人得失。

“任何時候不要自滿、不要輕言放棄、不要攀比錢財享受,要珍惜良師益友、要激發和保持對工作的興趣、要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獲。”在蘇州大學近期開展的讀書節活動中,潘君骅院士將爲廣大師生講上一課。爲此,他自己專門制作了圖文並茂的課件,打算用自己的科研生涯故事勉勵廣大師生,在新時代奮發勇爲,爲國家富強、民族振興貢獻力量。

潘君骅院士准备上课ppt.JPG

潘君骅院士在辦公室

(黨委宣傳部、新聞中心)
蘇大概況 教育教學
院部設置 科學研究
組織機構 合作交流
招生就業 公共服務
Copyright 苏州大学 2016, All Rights Reserved

苏州市十梓街1号 组织策划:校长办公室

苏ICP备-10229414  苏公网安备 32050802010530号
推薦使用IE8.0以上浏覽器,1280*760分辨率訪問本網